• 導航菜單
      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    bbin系統程序,梧桐葉影

            狀物作文:梧桐葉影
            石板"吱丫"一聲微響,遠方的天際被夏天的第一聲歎息染成了一片墨藍,走在這熟悉的石板路上,蟬聲已變得喑啞。鄰家的石榴樹,一枝橙黃的枝頭,開滿了燈籠似的小花,眨著眼睛探出牆頭。
            穿過這條狹長狹長的石板路,推開那扇被歲月的塵埃染盡了色彩的木門,夏天的第一股略帶涼意的空氣湧入鼻息。紅底黑字的春聯,只是因爲多年的冷落而褪盡了自己的最後一絲色彩,輕輕一碰,宛若秋天的一片枯黃了的葉子,盤旋著,舞動著。只是夏天的風已經疲倦,她累了,她已經沒有力氣帶著那張小紙片舉足飛翔。最終,它只能選擇無聲地落下,在這片衰老了的土地上。
            對這片小木樓,太熟悉了,熟悉到可以忘記生命中所有的一切,而猶記兒童時代在老屋裏的歡樂時光。
            外公曾經將bbin系統程序抱在膝上。他對我說:"老屋的年紀已經很大了,他有三百多歲了,清代的時候,他還是一個小娃娃,眨眼間,他就象外公一樣,衰老得皺紋爬上了額頭。語涵啊,你看那棵梧桐樹,它又長高了。"
            天井裏,一片墨藍的天空,天井裏的那棵梧桐樹,枝葉已經可以蓋住小半個天空。雨天的日子裏,雨水順著梧桐樹的葉子爬上直楞楞的黑色瓦片,隨著飛翹的屋檐滴到石面上,"砰"的一聲清脆的響聲。屋檐上原是有圖案的,只是因爲歲月的流淌沖刷了那原本的明豔。閣樓上,斑斑的裂痕數盡了曆史年輪中的過往。
            在每個廂房的每一個角落,都是可以看到天井的。天井裏的那片墨藍的天空,天井裏的那棵正有蓬勃發展之勢的梧桐樹。
            幼年頑皮的我,曾在這片古屋裏狂奔,結果找不到了出去的路眼淚沾濕了衣裳,看到的卻只有同樣的天井,同樣的那片墨藍。老屋的角落開始變的昏暗。我從一個天井逃離到另一個天井,已經沒有了方向,好不容易從一扇挂滿了蜘蛛網的木門奔了出去。一個老人抱住淚流滿面的我:"語涵乖,語涵不怕了,外公在這裏……"
            鄰家女人高聲的談笑聲喚回了我的記憶。一切,已如過往雲煙,逝去,不再。
            推開,那扇沉重的木門,順著那條狹長狹長的石板路。石板"吱丫"一聲微響,遠方的天際,將我的指尖染成金黃。半空中,漂浮著枯萎花朵的味道。石板路上,已經是一地石榴花開。
            明天,還會有一片墨藍,在等著,夢中人…… 

             此中有真意,欲辯已忘言。
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山間田野,錦繡怡然。稻麥金黃,野果飄香……
            我愛如仙般的鄉村。憨實樸素,熱情好客是村民的不二特征。我去過鄉村,好多年了,但那裏的一草一木,一河一山都不曾在我腦海裏模糊過,至今記憶猶新。
            鄉間的空氣是清爽的,就像隨時都被噴了清新劑一樣。哦不,比噴了清新劑還清爽,它是純天然的,不含任何化學物質的天然清新。一進入鄉村,我立刻感到精神百倍,活力十足。尤其是清晨,在太陽剛剛跳出地平線的一刹那,你會感到世間萬物都驟然從沉寂中蘇醒了一般:色彩缤紛的花兒都揉了揉它們那婀娜的身姿做起了早操——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三二三四……”蔥脆郁綠的小草也挺直了腰杆,呼吸大自然的空氣。樸實辛勤的人們也都從各自暖烘烘的被窩裏鑽了出來,提著竹編的籃子,扛著連鋤棒都磨得光滑的鋤頭去耕土挖菜了……周而複始,人們不辭辛苦,以此爲樂;花兒草兒也堅持不懈地鍛煉著身體,愈發的鮮豔起來……
            鄉間的雨是清新的,我最喜歡鄉村下雨了。它不似城市的雨——綿綿不斷的。鄉村的雨是活潑的,調皮的,也是果斷的。下雨前,空氣有點沉悶,空中隨處可見烏雲密布,提示著人們要下雨了,趕快把晾曬的谷物和衣服收進家裏,免得被淋濕;下雨時,小孩子們會跑出來玩,在雨中嬉戲,暢快淋漓地淋雨,大人們也不去管他們,因爲他們知道,這雨是溫和如春風的。他們還說:小孩病了淋點雨能驅除晦氣,遠離災害,身體健康,不常生。所以,就任由他們在雨中接受成長的洗禮……雨後的鄉村是最美的,仿佛一位剛剛出浴的仙女,惹人心神蕩漾,想把它呵護在自己的羽翼裏,愛戀著,寵愛著。一片祥和安甯的景象。雨後的泥土散發著一陣陣香味,它不似法國頂級香水般奢華,也不似廉價的地攤香水庸俗,它帶有一種神奇的香味,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清新。聞著泥土的芳香,頓覺神清氣爽,心曠神怡。
            總之,它吸引著我,它讓我流連忘返,它的韻味只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才知道——美而樸素!!
            bbin系統程序愛樸實神聖的鄉村!

            2001